西天且末吃三奇
来源:    发布时间: 2012-06-19 18:20   2140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西天且末吃三奇

      说起且末,即使到新疆多年的人也未毕知道在哪里,而真正知道且末的人也都无不惊叹其偏远。按远古的神话传说《周天子西行记》所载,周穆王拜访西天王母娘娘的昆仑之巅的瑶池为天地之极西,而现实中,且末还远在翻越莽莽昆仑之后。

    且末是华夏第一大州新疆巴音郭椤蒙古自治州最远的一个县,位于昆仑山北脚下,塔里木盆地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东缘。西通历史上曾“万方乐奏”的于田古镇,东连神秘的罗布人逃离罗布泊后的最后栖息地罗布庄。如要前往且末,只有两条道可走。一是由南疆重镇库尔勒出发,向西南行,经过生产建设兵团的3135五个团场,绕过已成旱漠的死亡之海罗布泊,过若羌,车行五六天约800公里。二是从南疆古城喀什向东南行,绕道和田、洛甫、策勒、于田、民丰等县市,行程更有一千多公里之遥。

    虽然且末之远令人咋舍,然而也许从昆仑山上融化的雪水真是从王母娘娘的瑶池中流淌出来的,清澈透明的车尔臣河将且末浇灌成了一个世外桃源。这里沃土千里,良田万倾,茂盛的牧场无边无际,蜿蜓的河水碧波荡漾。河两岸花草繁茂,树木成荫、芦苇成片。塞人、汉人、匈奴人、黄牛羌人、白马羌人、吐番人和多浪人,以及回、维族杂居,民族文化异彩纷呈。远道而来的客人,都会在奇异的民风民俗中忘掉千万里奔波的辛劳而流连忘返。且末的风味美食更是数不胜数,其中“三奇”令人叫绝。

    且末美食之一奇是“吃瓜不用牙咬”。且末沃土既出五谷,又能放牧牛羊,而且因丰沛的水源和充足的日照,凡西北各地能种的水果皆能丰产,其出产的甜瓜更举世无双。此瓜皮之薄,仿佛吹弹可破,然而却能从夏季存放到冬季而不坏。炎炎盛夏尝上一口就清凉解渴,甜润赛蜜,飞雪严冬咀上一嘴,甜冷相激更使人如神似仙。然而最奇的还是吃此瓜不能用牙咬,因为瓜瓤嫩得入口成液,只能用舌头和嘴唇吮吸。初尝之人皆因贪其香甜,一口下去会满嘴喷汁。因此吃时必如品香茗般慢吸细咽,瓜液漫流入口后会由淡渐甜,越来越浓,但浓而不腻,水化无渣,悠远绵长。

    且末美食之二奇是“喝酒要先吃饱”。且末各族人民皆喜饮酒,且善饮酒,可以说无酒不吃饭。然而他们却不是开宴就喝,更不空腹而饮。无论是哪个民居,只要有客入门都会受到热情款待。主人会陪客人们在炕上盘膝而坐,吃烤全羊、手抓肉和一种叫“三合板”的薄馕。至少要吃到半小时以后,主客都已基本吃饱了,主人才开瓶到酒,热情相劝,有时还有歌舞助兴。且末人饮酒在饭后的习俗据说缘于周穆王与西王母相聚的盛宴上。与《周天子西行记》所载有所不同的传说是,威武英俊的周穆王与神人皆不敢比美的西王母相聚之时,立即被子瑶池佳酿的香味吸引得如醉如痴。然而瑶池佳酿连齐天大圣都能醉倒,何况仅为人王的周天子呢。王母娘娘既惧怕醉伤了他,又怕钟爱之人醉后忘记所爱,就下令必先尝尽各色美味后方可饮酒。先吃后饮的食俗也由此流布民间。当然,传说终归于传说,未毕是真,但且末颠倒饮食顺序的食俗,的的确确饱含着对生命、对友情的深深关爱和理解。

    且末美食之三奇为“家养的鸭子是飞鸟”。发源于昆仑雪山的车尔臣河,亘古经且末后一直向东,流经若羌注入罗布泊,是古罗布泊湖的主要源流之一。然而面对旱已成死亡翰海的罗布泊,滔滔的车尔臣河也不知从哪朝哪代开始,消失在了罗布泊西北边缘的茫茫沙石砾粒中。但是,在且末这一段,车尔臣河宛如天上之水清凉甘甜,沿河两岸仿佛江南水乡。每当东升的旭日从万倾大漠中跃起,将缤纷的色彩涂抹在昆仑山峰上时,车尔臣河渔舟晓唱,水中鸭鹅弄波,河畔牛羊成群,天鹅大雁等各种水鸟与朝霞齐飞。然而奇特的是,家家饲养的鸭子既可于岸上行步,又可于水中觅食,放出与回归都是从空中成群飞越。且末的鸭子是经过驯化的绿头野鸭,因而养鸭如养鸟。这种绿头野鸭比普通鸭子肥硕,却有着天然野鸭的不少天性,用以做出的烤鸭、酱鸭,香嫩可口,家禽而兼野味,绝无污染。到且末吃鸭,可于街市饭店、亲朋桌上品尝美味,也可到河边求放鸭人讨上一两只,生杀活剥后点起篝火烧烤。那滋味不仅香,还有原始质朴的浓厚意蕴。

 

 
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QQ  在线客服
QQ  在线客服
PR查询